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米奇”身后事之谜

区人民法院2014-03-03 09:39:43
●爱犬寄养死亡 店员解释“思念成疾”
  ●小狗主人为讨真相状告宠物店
  ●案件昨日在南海法院开庭审理
  
       狗狗寄养中死亡
  店员:“思念成疾”
  女主人称事后受刺激
  索赔精神损失费
  本报讯(记者刘艺明 通讯员卢柱平)爱犬在宠物店里寄养过程中突然死亡,店员解释竟是“思念成疾”;同时视频资料却又刚好无法录到事发当天的情况……昨日下午,这起因宠物寄养引发的纠纷案在南海区法院开庭审理,林女士状告宠物店,要求宠物店赔偿丧葬费、精神损害费等共计2.2万元。双方就涉案的狗只死因展开了辩论。
  狗狗寄养中死亡
  店员:“思念成疾”
  “我觉得是接受不了 我还记得它最后一刻,想转头过来(看我的)。”爱狗“约瑟犬”米奇的离开,至今已经近一年半的时间,但是林女士依然难掩伤痛之心。她还专门用米奇的骨灰做了纪念品。
  林女士和老公都是香港人,因为工作关系居住在南海,他们没有子女,家中的五只狗就是他们的宝贝。2012年10月16日,因为丈夫刁先生生病在香港住院,林女士就将包括米奇在内的五只狗寄养在南海桂城的小脚印宠物店,然后回香港照顾丈夫。双方约定寄养时间为2012年10月16日至2012年10月23日,林女士称,当时小脚印宠物店承诺提供全程视频监控。
  林女士的老公刁先生说,10月21日,也就是出事的前一天,他还专门在香港打电话给小脚印宠物店的工作人员还说米奇什么都很好,但次日林女士就接到宠物店电话,说米奇死掉了。
  林女士说,事后他们夫妇多次去到宠物店讨说法,但是对方的解释,在林女士的眼中十分可笑。“我离开的时候,是故意叫职员抱开米奇的,因为我不想让它看到我走,而平时我都会和它说拜拜的,他们(宠物店的职员)就说我没和狗说拜拜,所以会这样。”林女士说,职员的解释是小狗“思念成疾”。
  女主人称事后受刺激
  索赔精神损失费
  至今,林女士他们都是不知道爱狗是因何而死的,他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想为米奇讨回公道,但却发现没机构受理这种宠物纠纷。他们最后只能一纸诉状,将小脚印宠物店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丧葬费等各项损失1.2万元,以及精神损害费1万元。
  案件昨日下午在南海法院开庭审理。审理刚开始,法庭就播放了他们提供的作为证据的视频,里面有米奇死亡前的视频,以及他们为米奇进行安葬的视频。尽管事隔了一年多,林女士依旧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在庭审过程中,她也一度情绪激动。
  在林女士要求的各项赔偿里,就包括了2000元的丧葬费。记者在视频里看到,这场为小狗进行的葬礼非常讲究。不过,宠物店方面回应,宠物的丧葬费没有一个明确的收费标准,林女士也没有提供服务合同和发票。
  至于精神损害费,律师称米奇死后,林女士产生重大精神损害、痛楚并产生幻觉。为此,林女士方面还拿出了心理咨询师的意见作为证据。而小脚印宠物店表示这并非一个权威的认定。
  PK  庭审焦点
  1  照顾不周还是老死?
  “我一直没有想过打官司,我只是想知道我的狗是怎么死的。”直到昨天在庭审中,林女士依然这样表示。林女士坦言,米奇自小就跟着他们,七年多的时间,分开的次数不超过三次,即使米奇是思念成疾,也没可能这么快就死亡。而在事发前的两个月,她带米奇去做了一次全身检查是健康的。林女士的代表律师称,米奇有可能是寄养过程中感染疾病而死亡。
  小脚印宠物店的律师称,林女士在法庭上提供“健康证”,离米奇死亡有数月,不能证明米奇在寄养过程中的健康情况。另外,林女士在将米奇交给宠物店寄养的时候,并未告知该犬只已经8岁且存在哮喘等不宜寄养的情况。
  “根据经验判断,米奇年龄有8岁多,已属于老年期,同时离开主人不习惯,心理不适应,导致情绪抑郁,综合这各种原因导致了它的死亡。”小脚印的律师同时强调,因为事发当时双方没有提出是否就死因进行“尸检”,所以确实的原因无法查清。
  2  关键视频为何缺失?
  “前一天的(视频)有,后一天的也有,就是事发那一天是没有。”刁先生说,小脚印宠物店吸引客户的优势就是有视频的,可以看到他们的工作是否有虐待狗。因为小脚印宠物店里设有摄像头,本来查清米奇死因的最好方法,就是翻查这段视频,可是事发当天的这段视频,恰恰“不见了”。
  宠物店方面声称,店铺内的摄像头是通过WIFI传输到硬件设置上的,同时这套监控设备设定在只有有人活动的时候才会自动启动拍摄。因此,在信号不好或者没人活动的情况下,摄像头都不会记录下图像。而米奇死亡的时间刚好又是在22日的凌晨,当时工作人员都已经下了班,店里没有人行走,摄像头便不会启动。
  不过,林女士的律师质疑:“工作人员发现米奇已经死亡的时候,肯定就是有人活动了,那为什么一整天的视频你们都不能提供?”  
  3  双方当初如何约定?
  双方“协议”同样成为昨日法庭上的争议焦点。小脚印宠物店方面称,在林女士将米奇放到他们那里寄养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提供了一份《宠物寄养协议书》,告知并提醒林女士他们“只提供宠物食宿,如宠物健康出了问题,会致电客人,小脚印宠物店不承担责任。”这份协议是双方自愿签下的。这份协议里从来没有提及过要“提供全程视频监控”。
  林女士则反驳称,合同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签,而是在米奇死了之后,小脚印补给他们的证明,上面还有该店职员主动写上的“未签”二字。
 
  宠物维权现状:相关法律和鉴定机构缺失
  宠物在宠物店内寄养的时候出了意外并不少见。去年2月份,禅城的陈小姐带爱狗去宠物店做手术,谁知宠物店疏于看管,爱狗跑了出来,走失了;去年7月份,顺德欧阳小姐的爱狗,在宠物店做绝育手术时,突然死亡。
  佛山市伴侣动物保护协会秘书长刘欣恩表示,由于没有第三方作为调解,所以很多时候只能是宠物店和市民协商解决。
  据了解,目前我国并没有相关的法律来处理这些宠物的事故,也没有相关的宠物医疗事故鉴定机构来鉴定宠物的死亡原因。佛山律师赵竹茵指出,按照普通的民事案件的举证原则是谁主张谁举证。但是宠物的主人一般是没有能力来证明宠物死亡的原因是不是“医疗事故”。
  此外,宠物对于主人来说,更多是一种爱的情感,这方面是难以用金钱衡量的,所以在价值判断方面,狗主与宠物店就会出现较大落差。
  业内人士就建议,相关部门可以和一些农业防疫站,或者高校合作,设立鉴定机构,以此来鉴定宠物死亡的事故,另外狗主在宠物寄养时,可以考虑为宠物做个检查,一旦宠物在寄养时发生意外,可以用来作为证据。刘欣恩称,一个比较简单的方法就是做一个血常规的检查,确认死亡宠物身体里面白细胞、淋巴细胞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状态,费用大约是50元。
 (刊登于《广州日报》)
无标题文档

版权所有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  联系电话12368
粤ICP备2022064853号-1

粤公网安备:44060502000301号

网站地图